·通知公告 ·中招信息 ·年级频道 ·网上留言 用户中心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夹
  当前时间:  

高二(2)班学生习作——《死亡是一张有去无回的单程车票》

2013-10-30 作者:王怡 来源:高二年级 浏览次数:0

死亡是一张有去无回的单程车票
高二(2)班  冯怡茹

看着坐着满怀泪迹的文字,在12年的风霜岁月里,仍未被风干,波荡涟漪。想必心上的伤也是一样的狰狞,血痕累累。谁说不是呢?死,一个所有人望而生畏的字,收敛了太多眼泪,淡化了其他理由造成的悲,是一个永远存在,难以磨灭的痕,不轻不重爬上心尖,潺潺小溪般直贯心底,冰冷但不激扬。

死亡的过去,只有淡淡的凉,浅浅的伤,但够痛。足够了。 即使在此过程中已经深知这一结局的无法回避,但当一个活生生的人真正在你手里呼出最后一口气时,你依然难以接受——你在那一刻无法不痛感人的弱小和不堪一击。他目睹了自己的亲人一步步走向死亡。残忍,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!至少他陪着外婆走完了最后一程。而当时的我,显然没有他的运气。

五年前的某天夜晚,我正在睡觉,第二天还要上学,全然不知厄运的降临,我只是睡觉而已。半夜,我被阵阵嘈杂声吵醒,意外的发现本该远在市区另一头的小姨坐在床边,满脸疲倦,眼圈微红。这时才隐约觉得有事发生。

也许还是太小了,无法感知悲伤在心中的重量;也许有了心理准备,便不再如此猝不及防。妈妈早上告诉我,姥姥去世了。

我又平静的生活着,在校园里欢笑如初。当时的我——现在仍难以理解,面对一个用生命呵护我的家人,当时竟也是淡然。

看到这文章,心中萌芽惊觉,爱恣意生发。

姥姥是在我一年级时一个酷热的傍晚,栽倒在菜地旁。那天的情况我已不记得,只隐约觉得霞光似血。因为她总会去接我放学,大人起初不在意,也因此错过了最佳的救治时间,她成了植物人。整整五年,想来心酸,我眼见她厚实的手掌,无数次轻抚过我的脸颊的手掌,日渐消瘦;原来略显饱满的身躯,在黑暗的夜晚我依偎的安稳,骨棱分明。天天似流水的食物,疼痛,针扎的伤口……一切的一切,都是苦难。她不会再哄我吃饭入眠,只因她的喉咙再无法发出哪怕一个字。她在床上躺了五年,我对她的爱似蒙上尘埃,当时还未洗净。我浑然不知。

我不喜欢呆在她的身边,因为很无聊。却忽视在她心中,我的身影便是乐趣,我的笑脸便是安心。在我漫漫蹒跚的三年里,是谁将我扶起?

我竟是如此不长眼!

妈妈告诉我,妹妹出生的那晚,她梦见姥姥坐在摇椅上逗弄着她可爱的脸庞……我也梦过,梦回小学的门栏处,那位老人翘首盼望,期待的目光几乎把空气穿透……如此一来,便更想那些在一起的日子,那些她还在的日子。

享受了太多的爱,便不在感激期待的太多,却让老天带走了你。我梦想再一次,与你同行、畅游天际。午夜梦回,忆往昔,曾有你,笑容遍散花径

这么多年过去,无数次在心中向你道一句:对不起。

上一页:高二(2)班学生习作——《读书之我见》
下一页:高二(2)班学生习作——《关于阅读的随笔》